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修行心依舊 線上看-一八二章 築基華凌道

修行心依舊
小說推薦修行心依舊修行心依旧
古老苍木依然散发着浓浓道意,雪殿弟子们一开始抱着看戏的心情,等着那一百多个炼气士杀死陆全后,因为派系林立互相之间再打起来。
从大树方向看去,一开始全是人的后背,然后就听见传来阵阵恐惧的叫声,慢慢的人群由密集变成稀松,可以从人缝中看到,一个个炼气士好像中了魔法凭空倒地死去。雪殿弟子们一个个开始战栗起来,当一个女弟子看到人群中少有的女炼气士也同样倒下时,忍不住从乾坤袋里取出水喝了起来。好像传染一般,很多人取出水大口喝开了,大树下传出阵阵吞咽的声音。
大树根部离开最后屠杀场地至少千米,最后当他们发现一道淡淡的光从陆全身边飞向剩下二十来个一直不敢动的人,把跪下的他们一个个杀死,并且飞到尸体堆中把里面装死的炼气士一个个灭杀时,七八个年轻的炼气士忍不住小声哭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要不是飞剑这时已经力量不足,还有就是离开陆全的身边太远也会降低他的能力,这个时候的飞剑其实是真的想去大树下再杀一波的。
从雪殿门人的地方看去,只见陆全好像受了什么伤,有些站立不稳,正在那里背靠石壁努力恢复。王豪嘴里喃喃道:“别去找死,别动别动。保护好几位师兄!”不用他提醒,雪殿弟子们都不敢动一下,就算知道陆全目前的状态不好也不敢动,除非陆全已经倒地一两天确实是死了还差不多。
道场里没有白天黑夜,永远是微蒙蒙的亮着,炼气士们都能凭感应知道时间的流逝,就这么过了差不多一天。雪殿门人看到陆全站得平稳了一些,心里都在想,这个人等下会干什么?会杀死我们吗?我们都好好的站着,没有参与对他的攻击,他不应该对付我们吧?
魔女们的终与末
就在雪殿弟子们惶惶不定时,大树根部传来一股压力。雪殿的所有弟子都转头看去,一时间大喜,只见那位服下了筑基丹的师兄华凌道身上正开始向外散发出阵阵筑基气息。
华凌道是雪殿门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炼气士,已经二百五十多岁了,如今半白头发,皮肤干枯,但他却是雪殿里很有名的人物,他杀性极大,是门派中少有愿意领取杀戮任务的炼气士之一。华凌道本来还想靠自己的努力成为筑基,但师门要求他担负起保护同门的任务,所以才会进入道场第一天就服下了筑基丹,他其实不想服用筑基丹,因为凡是服用筑基丹的筑基修士,没有一个能成为高阶筑基修士的。他突破筑基的第一个窍穴已经两天了,只是两天来他一直在和那些他任务中死在他刀下的心魔又打过了一遍,就在刚才他终于战胜了最后一位心中强敌,这也是他道心坚定,两天时间的心魔关也没有难住他。一旦心关通过,顿时经脉中元气快速通过新开的窍穴,再从窍穴中涌出时化成法力,随着经脉中法力越来越多,华凌道气息越加强盛。
法力在经脉中转了两圈,经脉中的元气通通转化成了法力,按正常的晋升本来应该继续打坐一两个时辰进行巩固,但华凌道想着师门重任,一睁眼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华凌道第一眼是向苍木树顶望,那里有两个苍木果,这可是金丹境用得着的灵药。刚刚进入时他们都是炼气士,没有能力上树采摘,现在他已经筑基可以爬上树顶摘取那两颗异果。
“华师兄,有一个魔鬼,好吓人啊!”
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子声音打断了华凌道准备上树的行动,他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美好的面容,脸上泪花点点好不怜人。华凌道一看认识,这女子叫花瑶,是门派中少有的年不过三十已经六境的天才修士。
“花师妹,别哭,有什么情况和师兄讲,师兄给你作主。”华凌道。
华凌道已经筑基,按当今的习惯,他已经成为在场所有弟子的师叔,但因为事情刚刚发生,两人都没有向那个方面想还是按过去的称呼。
“华师兄,你向那边看。”花瑶用手一指。
华凌道眼睛看去,好不惊讶,即便他杀性大,也杀过数十炼气士,但这个场面还是让他小小的觉得恐惧。只见数面米外横七竖八倒着一百五六十尸体,每个人都是一击而毙。炼气士可不是普通人,他们的血液从身体中流出来一时竟然不干枯,互相吸引之下,竟然会聚成细细血流,真正是血流成河。再远一些靠着石壁站着一个穿天炎法衣的炼气士,成为筑基的他隔着千米也一眼就看出这人是八层境界。
哑医
“这些人都是谁杀的?那个天炎的弟子运气不错竟然留下了性命。”华凌道恢复了情绪问。
“师兄,你不知道,这百多人都是那个叫陆全的天炎派魔鬼杀死的。”不等花瑶说话,几个年轻的炼气士纷纷开口道。
“什么?怎么可能?王豪你来说说,把事情说明白点。”华凌道不相信,他觉得王豪这种弟子可能说得要准确些。
王豪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最后说:“华师叔,在师侄看来,支离山悬赏陆全的性命是有原因的,这人看来果然邪性。”王豪可不像其它人,他马上在称呼上改了口,其它同门才个个想起来下面应该改称师叔了。
华凌道的面色越来越阴沉,半晌道:“天炎派是西圣境的名门正派,据我所知门派的规矩极严,所有门派中只有他们规定修士不得无故杀死凡人,就连天炎境内的其它门派都被强行要求按这个规矩行事,难道这个是个假天炎修士?”
“你们有谁知道支离山的赏格内容,还有为什么要悬赏这个天炎派弟子?”华凌道看着四周问。
那个被王豪安排去打听的弟子本没有问得很细,但因为发现华凌道已经成为筑基后胆子粗了几圈,这时却按心里猜想道:“师叔,我问过几个人,他们都说了支离山没有说明这人是天炎派的。而且这人一直在说要找天炎派的弟子方位,说不定和天炎弟子有仇,正要去找他们寻仇呢。”
“原来如此,看来此人果然是个邪魔,我辈修士清除邪魔乃是本份,大家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杀了这个邪魔。”华凌道说完轻轻一跃已经腾空而起,道场的法则能压制炼气士,现在却压制不住他这个筑基。
雪殿弟子们见他飞起三米后在空中停顿,顿时欢声雷动。
华凌道暗暗想道:“苍木之下,法则之力果然强盛,最高只能飞到三米了。”
时空之领主 小说
这时有人说话:“华师叔,那人有一把特别厉害的飞行武器,估计是飞剑,超出想像的厉害,我看要是他不来对付我们,华师叔还是不去惹他罢了。”
华凌道一看原来是雪殿弟子中几个和王豪地位相同的人之一,喝道:“黄师弟,我们修行为了什么?你别忘记了修行的根本。”说话冲出苍木的树冠,顿时飞向数十米的空中,放出气息向陆全压去。
陆全已经吞下了十多颗元气丹,飞剑终于吃了一个半饱,不再每次将他的经脉中元气吸光抽尽。
“终于缓过来了,初开这家伙真能吃啊。”陆全内视体内经脉中慢慢增加的元气,感觉整个身体发僵,知道这是元气丹留下的大量残渣让血脉无法通顺的原因。于是催动元气炼化体内的残渣,如果是平时元气一动,那些残渣就会化气离身而去,但今天不同,今天身体内不但是残渣还有很多没有运化的灵药,反而不容易炼化出体外。不过元气在身体内走了十几遍,身体算是可以活动了。
“如果不是知道性命大有可能结束,还真想搞明白初开你这小家伙的真实情况。”陆全活动了一下肩膀,就看到苍木之下飞出一个人来。在没有陆全的提示下,感到危险的初开在体内突然一跃已经飞去身体。
“停!”陆全心中断喝一声。
飞剑“嗡”的一声响,这一次没有远去,围着陆全旋转着停下了。陆全没有因为飞剑听话而高兴,因为飞来的人离自己还有八百多米,此时的飞剑在离开自己超过六百米就能力大大下降。飞剑是因为怕出击无功,才停下来的。
婚情告急 小說
陆全顶着华凌道的压力,看着他从千米飞近到五百米内,这种压力他试过多次,这是筑基的压力,除非接近三百米内,压力自己无惧。
“来的是什么人,为何要放出筑基气息对付我?”陆全冷冷道。
华凌道虚立在四十多米的空中,四十米是筑基境在道场中飞得最高的地方了。只听华凌道威严的说:“我是除邪杀魔之人,今天为了地上百余同道来灭你这个魔!”不论声音还是表情充满着正义,他确实不是装的,看到满地尸体一股强烈的正义感油然而生。
在陆全看来华凌道这样子这说辞很蠢,觉得只有像小女孩一样“扑哧”一笑,才是这时最应景的动作,记忆有一个女人就有几次这种动作。陆全学不来,于是哑然而笑说:“你这人是不是个傻子!”
华凌道顿时觉得下面这个恶魔没救了,常言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就算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至少也应该苦苦求饶啊?但这个人知道要死了还如此顽固,真是死了也不得超生。和他多话已经没有什么用,直接杀了算了。
华凌道是近三十年雪殿门地界炼气士中的刀道第一人,一身霸道刀意已经不必刀在手便能散发开来,加上刚刚筑基,筑基气息还无法收敛,现在心中杀意一起一股无形刀气就朝陆全扑面而去。
隔着四百多米,陆全元气护住身体都感到刀气如针根根刺在手上脸上。心道好厉害的刀法,可惜这人脑子不好使,看看地上成堆的尸体忍不住说了句:“你这是要动手了?不考虑考虑?”
“除恶不得不快!”华凌道干脆的说。
“我本不打算动手,怕的是控制不住杀人太多。”陆全经过前一天的事,真没有把握动手后还能控制飞剑。苍木下的人可都没有对付过自己啊!
“笑话,从你这句话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天炎派的弟子了,如此没有见识,你看不出我是一个筑基吗?在我面前你的那些邪恶把戏一点用也没有,你一点机会都没有就会死去。”华凌道嗤笑一声。
陆全已经杀过好几个筑基,听到华凌道的话,也不生气,但突然间窍穴中的剑气震动了一下,突然心中升起一股恶趣,好像不由自主的说:“那我先不杀你,让你在所有人死后才死,这样你可能会明白一些道理。对了,你最好用自己最强的一招,不然到时后悔的,虽然你用最强的招式也没用。”说完心中有点惶恐,这不像平时自己说的话。
“无知,可笑!”华凌道生气地两指一并向陆全一指,一道如实体般刀气飞向陆全。
进化之眼 亚舍罗
陆全口里说了一声:“去!”
华凌道心中顿时惊起警惕,他百多年来大小数百战,心中少有这种警告发出,但每次都是特别危险的时候。正想伸手扶刀做些什么,但已经晚了,刀气被破,腹部一痛,一股强力在腹部气海处震动了上千次,然后从背后冲了出去。
“啊!”华凌道痛苦的大叫着从空中跌了下来,修士到达筑基境,腹部气海已经不是最关键的部位,但还是特别重要,这里受伤影响根基,而且受伤之下刚刚才得到的法力全然无法使用。华凌道重重摔在地上,又是痛苦的叫了一声,化神道场地面四壁都是坚固无比,他刚才没有任何保护的摔下来,不痛苦才怪。
华凌道战斗经验何其丰富,马上想到的是反击,刚要拔刀,拔刀的手被飞剑从手肘处齐齐割断,然后是另一只手受到同等待遇,跟着是一双膝盖被飞剑连续洞穿。飞剑又再次从他腹部被洞穿的地方进入,在气海中猛的一吸,把华凌道不多的法力吸了个空。
华凌道顿时成了只能躺着的废人。
陆全这时反正静了下来,飞剑初开最后一下进入敌人气海不是他指挥的。看来自己对初开又失控了,还有就是,自己一直杀敌很干脆,为什么会很突然的这样折磨一个人?
陆全正想着,飞剑那边也出了些问题,飞剑本来体内全是陆全的元气,现在吸收了华凌道的法力,法力虽然少,但品质比元气高多了,飞剑一时无法解决两种力量的平稳,飞剑一时间飞行不稳定起来,飞剑发觉不妙,本能的向陆全扑了回来,一头冲进窍穴中调养起来。
而这一切好比电光石火,近二百雪殿弟子没有看到飞剑的影子,只看到他们的新师叔从空中像死狗一头栽倒下来,几乎所有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叫。惊叫声音之大,大到华凌道本来痛苦到一片空白的大脑惊醒过来。
华凌道想起刚才陆全的话,顿时大声求饶:“陆全,陆爷!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和我的同门没有关系,你不要杀他们,不要杀他们。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杀我一个吧。”华凌道这人如他的刀一般很干脆,自己一个筑基都被其秒杀,雪殿的同门那里对付得了他,马上放下架子平生第一次求饶起来。
陆全这时却一动不动,此时他对一切听不到看不到,他身体内正有大麻烦发生。
飞剑在窍穴中和那道剑气一起正肆意将法力和元气通通喷出,然后融合。法力是筑基境才能拥有的,法力存在于炼气士身体内就是致命的存在。好在这个陆全取名为剑穴的窍穴不是身体内的正常窍穴,要不然早已经爆开,顺带着将陆全一道爆开。但就算这样,陆全也难以承受法力带给他的折磨,顿时双眼充血,全身皮肤成肝紫之色。
华凌道躺在几百米外的地上,眼力犹在,看到陆全这个模样更像一个恶魔,心里更是后悔为什么招惹这个魔头。自己死了没有什么,其它弟子死了师门的损失虽然大,但也可承受,问题是还有两个天赋超绝的师弟正在筑基啊,他们现在是无法抵抗外界攻击的修士,自己怎么就成了师门的罪人?于是又大声求饶,希望陆全放过自己的同门。
雪殿弟子们听到华师叔这样苦苦哀求,一个个泣不成声,华凌道的为人很多人都知道,多少刚强霸道啊,竟然为了他们的生死放弃尊严向恶魔求饶。突然间花瑶大叫一声:“我去救华师叔!杀恶魔!”然后一头窜了出去。
雪殿弟子好像热油遇上了火星,突然间就爆发了纷纷冲向陆全并大喊着:“杀恶魔,救师叔,杀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