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拐個神女做娘子二 愛下-第五百六十二章 習慣就好讀書

拐個神女做娘子二
小說推薦拐個神女做娘子二拐个神女做娘子二
沐离忧换好了衣服,坐在镜子前,王嘉瑞拿着卸妆水给沐离忧卸着妆。
“想不到沐总还有表演天赋。”
“别取笑我了,写剧本还行,表演真不行,要不是因为第一场有危险动作,我也不可能来替的。”
沐离忧从包里拿出手机来,手机屏幕有好几条未读信息,沐离忧赶紧点了进去,王嘉瑞将头发上的簪子摘下来放桌上,拿过梳子梳理着头发。
“嘉瑞,我约了人。”
“要不要让任主管送过去!”
“不用!正好潘主任在旁边学院,我让他顺便过来接我了。”
“出了片记得发我看看!”沐离忧伸出手将头发挽了起来,直接挽成丸子头,起身将手机放裤包里。
“好,出片了我让唐经理发你。”
沐离忧走出现场,就看到有几个群众演员在旁边坐着吃盒饭,这个点应该是吃饭的时候了。
“沐总,这就走了啊!”
沐离忧回头,唐经理走了过来,“老板刚才打电话,一会也要过来看片。”
“我约了人!”
“是不是和二爷约会啊!”
“不是啦,是潘主任,明天不是开学吗?!所以我先提前贿赂他,看能不能在家里休学,高考再去学院!”
“这样啊!”
唐经理走过来扶着沐离忧说道:“老任把你之前的照片发朋友圈了,然后被老板看到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啊!”
“沐总你怀孕就不要拍这些危险动作,这万一有个好歹,我们这些人的小命可就不保啊!”
“没那么矫情!”
“任主管有没有小五的微信!”
“好像有吧!”
“完了!”沐离忧暗暗叫苦。
“怎么了?!”唐经理赶紧问道。
“小五知道的话,二白肯定就会知道的,到时候我又得……”沐离忧看了看唐经理,唐经理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伸出手拍拍额头说道:“哎呀,真是啊!我怎么忘了这茬!”
黄老师按了按喇叭,沐离忧回头看了看说道:“不说了,潘主任来接我了。”
“路上慢点啊!”
沐离忧赶紧走了过去,俯身看了看,居然是黄老师,回头看了看,寒寒不在。
“先上车吧!”
沐离忧打开车门上了副驾驶,将安全带系好,又特意将椅子调了调,沐离忧喜欢靠着,所以座位都特意调后一些。
“潘主任呢?!”
“他有点事耽搁了。”
“重色轻友的家伙!又是被小螃蟹叫过去了吧!”
“嘟嘟嘟。”手机响起了震动。
沐离忧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二白的,沐离忧不经意看了看黄老师一眼,按了一下接听键。
“阿离,拍摄结束了吗?!”
“刚结束,我现在往回走了。”
“栖儿他们已经到了。”
“已经下桥了,也快了。”
“那我等你。”
“好!”
沐离忧将电话挂了,侧过身看了看车窗外,居然有人放烟花,夜晚放烟花还挺好看的。
“你明天会去学院吗?!”
“应该会去的!”
“潘主任还说你可能不会去学院了!”
思绪的彼岸
“怎么可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黄老师将车停了下来,清秋赶紧打开车门,沐离忧下车看到清秋的时候也是一脸懵然。
“你怎么回来了啊?!”
“就知道主人将我忘了!”
“阿离!”黄老师喊道。
沐离忧回头,黄老师将一个盒子递了过来,沐离忧停顿了一秒,只是一秒,伸出手接了过来。
“谢谢黄老师,你快去接寒寒吧!”
“好!”黄老师启动车开走了。
沐离忧打开盒子,清秋凑了过来,沐离忧侧过身看了看清秋,清秋赶紧退在一侧,沐离忧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张画像,纸已经是现在找不到的宣纸,有些发黄。
沐离忧将盒子递给清秋,清秋闻了闻盒子,嘟嘟嘴说道:“嗯,好香的味道。”
沐离忧将画像打开,画的是离国的雨天,一个白衣女子打着油纸伞,沐离忧看到右下角的一句诗,“从此烟雨落京城,独自撑伞雨中行。”
沐离忧想起来,这应该是在离国救的那个凡人画的,想不到居然能保留到现在,沐离忧将画像卷了起来,清秋赶紧将盒子递过来。
“走吧!”
“主人!”
“怎么了?!”
沐离忧看到清秋的神情。
“既来之则安之!”
二白带着十三走了过来,清秋赶紧将盒子放在身后,生怕被二白看到了,到时候醋坛子又打翻,毕竟二白爱吃醋可是出名了。
“二白!”
“我可是听小五说你很敬业的。”
“小五怕是已经笑晕过去了!”
“娘亲!”栀栖的声音响起了。
栀栖跑了过来,直接扑在沐离忧怀里,差点没把沐离忧扑倒在地上。
“栖儿好像又胖了。”
“娘亲嫌弃我了!”
“见过殿下!见过上君!”蟹女赶紧扶手行礼道。
“见过天君!见过…女君…”清秋看了看十三,十三看了看清秋,这栀栖虽然和长恨在一起了,可是还没有下旨,也不敢乱行礼。
沐离忧点点头,长恨点点头,这就当打了招呼。
“最讨厌这些礼数了。”
“殿下,你的桃之夭夭。”
“女君,你的奶茶。”
“天君,你的奶茶。”
“没了!”二白问了一句。
“糟糕!”蟹女拍了拍额头,难为情的说道:“上君,对不起啊!我把你忘了!”
“二白,你就不要和小螃蟹开玩笑了,瞧把她吓的样子。”沐离忧说的时候将吸管插入杯子里,递到二白面前。
二白低头喝了一口。
“潘主任和黄老师应该快到了吧!”
二白凑近沐离忧耳边问道:“阿离要不要换身衣服啊!”
“不用了吧!”
栀栖赶紧过来挽着沐离忧的胳膊,侧过身对着二白吐了吐舌头,撒娇的说道:“爹爹,你今天可不可以把娘亲借给我啊!”
“为什么啊!”
“你霸占娘亲这么久,我就借一天都不愿意。”
“又想拉着我做什么坏事了!”
“娘亲不是一直找花溪姐姐吗?!”
沐离忧赶紧问道:“你有下落了?!”
栀栖点点头,沐离忧俯身,栀栖凑在沐离忧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沐离忧抬头看了看长恨,又看了看栀栖一眼。
萧炎陵和星乔刚走出听雨轩就听到了说话声,赶紧走了过来。
“萧炎陵,那是不是二伯伯他们啊!”
“二伯伯!”星乔赶紧喊道。
二白回头,星乔跑了过来,跑近才看到长恨也走,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二白挥挥手,带着星乔往前面走了去,萧炎陵赶紧走了过来。
“老五,你怎么来了啊?!不是让你们…”
日在日本
“都怪他!”
“我这不也是为了…”星乔赶紧将声音压低一点,生怕被沐离忧听到了,那自己就真的完了。
“十安把倾安和徐南枝带走了,我追了一路都没有追上,本来以为他会来古城,可是他居然没来这里,会去哪里啊?!”
“十安把他们带走了!”
二白回头看了看说道:“先回听雨轩,晚点我去找你们!”
沐离忧许久才说道:“总觉得你们挖好坑等我往下跳。”
“娘亲,我可是你的栖儿,师父是你的师兄,怎么可能会害你啊!”
沐离忧抱着双手说道:“说吧!什么要求!”
“娘亲留下来陪我上学。”
“就这!”
“对啊!”
沐离忧看了看长恨,弱弱的说道:“好像也不亏,行吧!”
“娘亲,我爱你!”栀栖凑过来亲了一下沐离忧的脸,沐离忧瞬间就脸红了,虽然栀栖小时候没少亲自己,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沐离忧伸出手擦了擦脸。
栀栖嘟嘟嘴说道:“哎呀!娘亲居然嫌弃我了。”
“长恨师兄!”
“栖儿是你的义女,又是你从小带到大的,我想你也不希望她受上神嘲笑吧!”
“那长恨师兄准许我把位置交出来吧!”
“好!”
“谢谢长恨师兄!”
“二白!”
沐离忧回头看到二白走了过来,突然跑了过去,二白将沐离忧抱了起来,高兴的转圈圈起来了。
“师父真的答应娘亲把位置交出来吗?!”
“不过就是交给她的孩子罢了。”
栀栖伸出手竖起大拇指,不得不佩服长恨的智商,实在是高。
“二白。”沐离忧凑近亲吻着二白的嘴唇。
栀栖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长恨伸出手将栀栖拥在怀里,长恨伸出手将栀栖的脸扬了起来,凑近亲了一下栀栖的嘴唇。
“师父,唔…”
手机响起了铃声,长恨赶紧将奶茶递给身边的蟹女,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潘主任。
“喂!”
“老常,我们到离国饭店了!”
“好,我们马上就过去。”长恨将电话挂了,栀栖已经不在身边了,长恨拿过蟹女手里的奶茶,回头看了看,栀栖已经到了沐离忧身边了。
“娘亲,潘主任他们到了。”
“那我们走吧!”
沐离忧挽着二白的胳膊,栀栖赶紧挽着沐离忧的胳膊,长恨走了过去,将栀栖的手抓了过来,栀栖抬头看了看长恨。
“你们倒像一家人!”
我的首推是恶役大小姐
栀栖疑惑的问了一句,“所以师父吃醋了。”
“对!”
“为什么男的都喜欢吃醋啊!”
“我…”长恨欲言又止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栀栖的额头说道:“因为喜欢啊!”
清秋和十三走在后面,清秋弱弱的说道:“这以后看来要少吃点。”
“为什么啊!”
“呐,主人和二爷的狗粮我就吃饱了,然后又来了天君和女君的狗粮。”
“习惯就好!”十三扬了扬头,清秋看了看蟹女,忍不住笑了起来,蟹女回头看了看清秋,赶紧走过来说道:“像我已经习惯了。”
“是!是!是!”清秋点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