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邪魅小閣主的腹黑妻 愛下-第37章 怎麼怪酸的展示

邪魅小閣主的腹黑妻
小說推薦邪魅小閣主的腹黑妻邪魅小阁主的腹黑妻
“……”凌澈抿了抿唇,偏头错开视线,淡淡道“没有”
突然就想逗逗小澈澈了嘿嘿。
“哦,那就好”棠妮忽然松开手,掩唇轻咳了一下“我好像冷着了,你帮我把云祈叫进来一下”
凌澈蹙眉回头“你着凉了,叫他做什么?”
“他是我的私人医生啊,他医术很好的”
“……”医术好?我医术就差了吗?着凉而已,我治不好?
凌澈双手紧握,抿唇盯着她浅笑的模样,半响后点了下头,起身朝门外走去。
棠妮好笑的抿了下唇,在人开门的时候,及时制止,将人抵在了门上,嗤笑了一声。
“你真要去叫他啊?这么大方?都不管我把人叫进来做什么?”
“大方?你明知我会医术,却非要让他进来,我能说什么?”
今天也放下屠刀只谈恋爱吧
凌澈自嘲了一下,低头瞧见她身上的衣服,眸瞳深了深。
穿这么少,即便那个世界很热,可……还是说在家里,在那男人面前,她一直都是穿这么少?
先前说还没来得及加衣服,是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吗?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呗,你好歹也是我老公,感情方面有权利管我的”
明明不开心,还在这生闷气不反驳。
凌澈抿唇将身上的雪白大氅脱下,系在了女子身上,不悦的冷声道。
“你平日就这样穿?露胳膊露腿,跟没穿一样”
棠妮摸了摸鼻尖,尬笑了一下“我们那边都这么穿,不信你问慕柚可,大热天的长衣长裤,真闷得慌”
“那人为何穿的长衣长裤?”
“那个王八蛋早就想好了带我过来,趁我洗澡的时候换的衣服,我当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这边大冷天”
棠妮闷闷的说了一句,紧了紧身上的狐毛大氅,抬头看去,妖艳的俊脸精致完美,妖冶的狐狸眼晦暗不明。
她扯了扯嘴角“咋啦?有说你就直说好不,我又不会读心术”
片刻后,凌澈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你来之前才摸完他?还洗了个澡,你……在那边过得挺舒坦?”
额……好像还没解释清楚这个误会。
低等动物
只是,小澈澈这吃醋的模样,嘿嘿,看着心里莫名很开心是怎么回事?
棠妮掩唇轻咳了一下,也不着急解释清楚,而是侧过了身子,淡淡道。
“是他自己脱了衣服,上赶着被我摸的,还拉着我的手摸他”
“……”凌澈冷笑了一声“所以呢,以你的武功,若想拒绝,会拒绝不了?刚刚那种情况都能占上风”
沧河贝壳 小说
“我是打算拒绝的啊,只是……”棠妮摸着下巴,故意拉长了音,偏头坏笑了一下“只是他身材确实挺好的”
凌澈微眯眼眸,轻嗤了一声,神色也冷了下来,拳头紧握。
“反正我俩还没有拜过堂,不作数,既然你喜欢他,那便跟他成婚吧,而且,我也无意成为你的夫郎,之前只是对你的愧疚而已”
既然她已经不再喜欢我,我也不再是她的救赎,直接这般说,也没什么了。
见人要走,棠妮拉住他的手臂,直接眨眼间将人带床上,单脚半跪在床上,轻笑。
“愧疚?小澈澈,从我死后的一幕幕,我在那个世界,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日日借酒消愁,茶不思饭不想的,你当真对我没有喜欢?”
小澈澈?
所有事情她竟然都能看见,这是凡人能做到的吗?
而她跟那看着便不似凡人的男子瞧着夜很是般配。
凌澈抿了抿唇,面对女子看穿一切的神情,蹙眉道。
“喜欢又如何?你既然碰了他也心悦他,就应当娶他,而棠家风俗以及你们那个世界,不都是一妻一夫?”
棠妮坏坏一笑,心里激动的要跳起来了。
竟当面承认了喜欢我,好开心好激动啊! ! !
“可我瞧着我爹娘都挺喜欢你的啊,我说服他们改了祖制也是行的”
“可我现在不想嫁给你了! ”
凌澈咬牙愤愤的说了一句,心里像是被狠捅了一刀般痛,伴随着酸涩,全身都闷闷的难受不已。
“那可不行,入了我棠家,就没有撤除的道理,而且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
“……随你,让开,你不是要那男子进来陪你嘛,我去给你叫他进来”
凌澈眼底划过一丝哀伤,紧抿着唇双手握拳,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就连周围也染上低沉的气氛。
棠妮眼皮一跳,脸上的笑也僵了脸上,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
她掩唇轻咳了一下,在床边坐下,却是紧拉着男人的手,摸了摸鼻尖解释。
“好啦,我逗你呢,就是看你吃醋一时兴起,哪里真要让他进来,我不喜欢他,也没有过分碰过他”
凌澈偏头看去,抿唇不语,满脸的不信。
“真的”棠妮无奈的扶额,叹了口气,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以及这半年治疗的事情。
良久过后,凌澈微勾唇角,心里的情绪也消散了,只是依旧有些不是滋味,开门闷闷道。
“你跟他孤男寡女相处这么久,他也确实长的很好看,又什么都会,接近完美,又能带你来到这,能力优秀……”
“打住”
棠妮抬了下手,好笑的看着他“你这是干嘛呢,这么夸他,虽然这是实话吧,可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怪酸的?”
凌澈抿了下唇,抬手抚摸着女子的脸,认真问“你真不喜欢他?他比我好多了”
“真不喜欢,我对天发誓好了?而且在我心里,我家小澈澈最好了,谁都比不过”
“是吗?”
棠妮嗯了一声,看着那漾着笑意让自己日夜思想的脸,不由得有些开始沉沦。
文軒宇 小說
半年来小澈澈好像都没笑过。
除了平日里佯装起来的假笑,都不像原本的他了。
心下一动,棠妮手上一拉,仰头吻了上去,动作生疏青涩,却又像是有些急切。
凌澈身子一僵,喉咙滚动了一下,像是羽毛轻拂心尖一般,酥酥麻麻,泛起阵阵涟漪,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
片刻后,他缓缓闭上双眼,抬手扣上女子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做了半年前那会就想做的举动。
极致缠绵又热情,像是要将这半年来的思念,全都发泄出来一般。
棠妮缓缓睁开迷离的双眼,看着近在咫尺,反被动为主动的男子,心里说不出的甜跟惊讶。
像是掉入了甘甜的酒泉里,让她越发的沉醉,想要沉沦在这梦境版的甜蜜中。